<var id="bfpdr"><video id="bfpdr"></video></var>
<var id="bfpdr"></var>
<var id="bfpdr"></var><var id="bfpdr"></var>
<var id="bfpdr"></var>
<menuitem id="bfpdr"></menuitem>
<var id="bfpdr"></var>
<var id="bfpdr"><strike id="bfpdr"></strike></var>
<var id="bfpdr"></var><var id="bfpdr"></var>
<menuitem id="bfpdr"></menuitem><menuitem id="bfpdr"><dl id="bfpdr"></dl></menuitem>
<var id="bfpdr"><strike id="bfpdr"></strike></var>
<var id="bfpdr"></var>
<var id="bfpdr"><strike id="bfpdr"><listing id="bfpdr"></listing></strike></var>
<var id="bfpdr"><strike id="bfpdr"><listing id="bfpdr"></listing></strike></var>

在破圈傳播中放大鄉村文化紅利

(武漢大學人文社會科學研究院駐院研究員、中國人民大學文化產業研究院特聘研究員、《中國鄉村振興發展戰略藍皮書》主編、文化和旅游部科技教育司原司長)

微信圖片_20210716085118.jpg


鄉村文化紅利是我的一個新提法,指前人留下的鄉村文化資源帶給今人的收益。鄉村文化是中國文化的母體,已經進入二十一世紀的我們,仍然沐浴在它的斜陽余輝之中。在鄉村振興中,經過涅槃的鄉村文化,又會像新的太陽升起。作為一個農耕文明曾經長期主導的國家,今天的城市文化、工業文化、時尚文化以及其他種種類型的文化,都與鄉村文化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鄉村文化讓今天的中國保持著自己的文化氣質,為當今的文化和旅游發展,提供了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精神資源和文化動力。應該認識到,我們正在享受著鄉村文化的紅利,享受著它涓涓溪流的滋養。維護、利用、放大這個紅利,是我們這一代人,也是世世代代中國人的責任。


首先是維護鄉村文化紅利。作為千百年來形成的文化遺產,這種紅利,有的已被認識并發揮作用,讓今人生活在它們的庇蔭和恩澤之中。但更多的還需要繼續挖掘、打磨:它們或者是仍然被一層層的歲月塵封著,或者被折疊在鄉村故事中,或者是深藏在鄉村社會的毛細血管中。它們有的已經斑駁不堪卻偶見光輝,像是穿過密林的稀疏陽光;有的聲音滄桑,卻仍讓我們感受到來自文化母體的親切表達。鄉村文化草蛇灰線、伏脈千里,需要仔細地抓羅剔抉,通過跨時空對話,祛除與鄉村文化無關的信息,將傳統敘述與現代表達相結合,在市場語境里,還要將對鄉村的虔誠解讀與商業敘事巧妙結合,在充分尊重歷史的前提下,在當代性、可變性的場景中,重現鄉村文化的鮮活與飽滿,實現鄉村歷史與當代社會的同頻共振,并破圈傳播,在鄉村振興的成長弧度上,重構鄉村文化紅利。


利用并放大鄉村文化的紅利,是最積極、有效的維護。只有不斷的利用、放大,才能充分打開鄉村文化的可能性,才能源源不斷地蓄能,讓鄉村文化如同樹干分開的交錯枝椏,滲透到當今的生活之中。利用和放大鄉村文化紅利有多種方式。比如,通過創新創造,拓展鄉村文化在鄉村文明建設、公共文化服務體系構建、非遺質文化遺產傳承等領域的應用。文化資源區別于物質資源的特點是再生性,使用次數越多、就越有價值,因此,鄉村文化在文化事業領域用途越廣泛、利用越頻繁,鄉村文化的紅利就會被不斷放大。


不過,我認為,在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下,放大鄉村文化紅利最有效的辦法,還是發展鄉村文化產業、旅游業。具體說,就是通過放大鄉村文旅產業的社會效益與經濟效益,來放大鄉村文化紅利。


在文化體制改革的探索過程中,發現了文化的商品屬性,掀開了文化產品經濟效益的新娘蓋頭,文化產業由此發軔。進而又認識到,文化產業作為內容產業,區分于一般經濟產品的重要方面,是不能只要講經濟效益,還要講社會效益,應該是經濟效益與社會益效兩個統一。隨著認識的深入,又進而提出堅持把社會效益放在首位,實現社會效益與經濟效益的統一。


這是在當前中國發展文旅產業的一個基本門檻,一個鐵律。在最初提出兩個效益統一時,文化產業尚處于啟蒙階段,曾有不少人認為,一個人不可能同時追兩只羊,既然要做產業,就只能按產業的規律辦,追求經濟效益,不能用社會效益來限定產業,否則文化產業做不起來。但是,從世界來看,沒有哪個國家的文化產業不宣傳自己的價值觀,在我們這樣一個社會主義國家,在我們這樣一個注重優秀文化傳承發展的民族,文化產品不講社會效益是不可能的,文化產業首先還是姓“文”然后才是產業。不要把堅持兩個效益統一狹隘地理解成意識形態要求、政治要求,其實,它是市場規則,也是市場規律。好的作品,是兩個效益的自然合體,是思想精深、內容精湛、制作精良的結晶。兩個效益在理論上具有不可剝離的聯系,在實踐中將它們熨貼在一起,水乳交融在一起,實現二者的雙贏,是在市場立足、發展的不二法門。


發現并且利用文化的商品屬性,并不是眼中只有這個屬性。不能把文化當作一般的商品,它應該是文化的、審美的,承載著健康的思想內容和審美趣味,而不能鉆到錢眼里,不講社會效益,不考慮公序良俗,不能違背一個企業家應有的社會責任和職業良心。應該說,兼顧社會效益與經濟效益,是文化產品創作生產的題中應有之義,是進入市場乃至于進入社會的“入場券”。但是,在一個時期里,存在著比較嚴重的單純追求經濟效益、不顧社會效益的情況,市場上見利忘義的不良現象屢禁不止,“黃賭毒”更是市場上的惡瘤。即便是在今天,文化市場管理的任務仍然艱巨復雜。


另一種極端傾向,是認為只要是有社會效益就足夠了。我在文化和旅游部工作期間,有次有個做企業的對我說,我要送一份大禮給你,我嚇了一跳,說我們有紀律,不能收禮。他又說,我要送一份大禮給你們文化和旅游部,這就更不可思議了,我問是什么禮物,他說是一個很大的文化項目,有特別重大的社會效益。我問這個社會效益如何通過與經濟效益的結合來體現呢,他答不上來,似乎跟我講一大通利國利民就足夠了。這種情況,要不就是不了解文化產業基本屬性,要不就是大忽悠。


鄉村文化發展也要做到這兩個效益的統一。其實,作為中國文化發展的一部分,改革開放以來鄉村文化發展的主流始終是在兩個效益統一的軌道上,無論在是國家統籌,還是地方布局,都有充分的體現。主要表現在:一是從增強鄉村自身造血能力出發,出臺了一系列政策措施,扶持鄉村文化產業和旅游業的發展,這樣的思路和舉措,在宏觀上就有把社會效益放在首位、實現社會效益與經濟效益統一的考量。二是在鼓勵作家藝術家和文化企業開展鄉村題材的藝術創作生產,特別是電視劇和舞臺作品,展示鄉村生產生活,特別是展示鄉村勞動者新的精神面貌。三是通過鄉村文化站、村文化活動室開展文化藝術活動,豐富農民文化生活,支持農民藝術創作,特別美術、文學等方面的創作,并從組織開展“民族藝術之鄉”、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認定和傳承人保護,這些活動的開展是出于公共文化服務的目的,但客觀上為發展鄉村文化產業和旅游業做了內容儲備。


如果說,通過發展文化產業可以放大文化的資源紅利,那么,在今天發展鄉村文化產業和旅游業的時候,強調兩個效益的統一,具備了更有利的條件:


經過這些年的倡導,堅持兩個效益統一,已是社會廣泛認知的原則。實踐也證明,在我們這樣的一個重視民族文化優秀傳統的國度,在這樣一個社會主義國家,不講社會效益只講經濟效益,違反公序良俗,不可能被社會絕大多數人所接受。而承認并利用文化所具有的商品屬性,不僅有利于發掘產品的經濟效益,而且通過市場的流通被更多的消費者接受,從而有利于發揮產品的社會效益。事實上,消費者自愿掏腰包購買的文化產業,往往產生的社會效益更好,與更能印證這個產品的成功。因此,真正好的文化產品,都應該是兩個效益的統一。在鄉村文化產業和旅游業發展中,把握住這個原則,就不會犯低級錯誤,不會重蹈覆轍。


近年來的一個變化是,在創作生產中實現兩個效益,做得越來越順手,不像一開始有點強擰的感覺,讓一些人感覺是在戴著腳鐐跳舞甚至是戴著緊箍咒,原因是找到了處理兩方面關系的規律和路徑。但更重要的還是,全社會文化自信深入人心,中國優秀傳統文化回歸,以此為紐帶,主流文化與青年亞文化、藝術亞文化相互靠攏和融合,與民族思維、中華價值相聯系的中國審美和中國話語體系擁有更大的市場,成為創作生產者和消費者自覺的審美取向,實現文化產品的社會效益與經濟效益統一,在大多數情況下,可稱是瓜熟蒂落、水到渠成。這些年,政府處罰不良企業,下架不良產品,網上一致叫好。在互聯網技術的支持下,過去文化市場管理很難覆蓋的角落或很難及時做出反應的時間,網民自覺承擔起監督員,文化市場的違法現象露頭就打,無處藏身。從政府到社會,一樣的心思一樣的語言,比如2018年政府機構改革,“詩與遠方走到了一起”的一波波網上評論,是對政府“心思”的最好解讀。當然,這種悄然發生的變化,與這些年來的倡導和推動是分不開的。鄉村文化產業和旅游業,要繼續強化這一趨勢。我個人觀察,在鄉村文化建設上,政府、社會、企業、藝術家、設計師、創客,幾乎所有參與的人,在為什么做、如何做等方面,有高度共識,講的幾乎是一樣的話,特別是有的藝術家、設計師、創客,講的更生動、更深刻。


我認為,在發展鄉村文旅產業中堅持兩個效益統一的原則,還要關注它的特殊性,把兩個效益的帳算得更全面、準確些。它的兩個效益的體現方式,可分為直接效益和間接效益、自身效益與綜合效益。當然,這在城市也有,但在鄉村將會表現得更為突出。鄉村文化的紅利也將在這樣的效益縱深中不斷延展。


——直接效益與間接效益。“富民”是發展鄉村文旅產業的直接經濟效益。而除了“富民”,它還可以“育民”、“樂民”。這就是它的間接效益。發展鄉村文旅,往往靠的文化資源,保護這些資源,必須動員所有的村民,這對村民也是很好的教育。而外地消費者、游客對鄉村的喜愛,是對鄉村價值的共鳴,對鄉村歷史以及村民當下生產生活的認同。當前的文旅產業呈現共創共享的特征和趨勢,作為鄉村文化產品和服務的提供者,“欲人樂之必先樂之”,村民,還有鄉村企業、創業者必然是在自己的文化創造中享受到樂趣,在與消費者、游客的文化交往中享受到樂趣。


——自身效益與綜合效益。文旅產業都具有強外性特征,黏性強、產業鏈長,創業就業門檻低,在鄉村,這個特征表現得更加突出,可以直觀地看到它對鄉村相關產業的帶動作用,尤其是對農產品的銷售。在很多情況下,文旅產業與鄉村其他產業通過文化創意融合在一起,成為造就鄉村現代產業的催化劑。鄉村文旅屬于綠色產業,依托青山綠水,也有利于保護青山綠水,是鄉村生態保護的產業屏障。發展鄉村文旅有利于人才隊伍建設,它一方面發現、培養鄉土人才,特別是非遺傳承人,一方面吸引藝術家、設計師、創客,還有企業家、返鄉青年來鄉村開展藝術鄉建。發展鄉村文旅,涉及多方面利益,尤其是村民切身利益,有效協調各方面力量,通過文旅產業給村民帶來實惠,許多鄉村可以說是全村“全建制”參與某個文旅產業項目,基層黨組織可以發揮作用,體現文化自覺和文化自信,體現黨支部的凝聚力、戰斗力,正確引導和團結村民,并且發揮村民組織、行業協會的作用。


跳出鄉村看鄉村文旅產業,以上所說的它的間接作用、綜合作用,又會產生多維度的延伸:


——城鄉一體化。鄉村文旅產業的主要消費者來自城市,它促進了城市與鄉村的交流。人是生活環境和文化環境的產物,是每個地方文化的載體,每一個人都打上了生活環境的烙印,成為具體城市和鄉村的名片。來自城市消費者與鄉村的親密接觸,是文化的交流,也是情感的交流。特別是來自周邊城市的消費者,更是鄉親鄉情的交流。


從產業、市場的角度看,鄉村文旅產業發展起來,加強了城鄉兩級的鄉村一級,提升了鄉村文旅產業能力,有利于貫通當地的文旅產業體系、市場體系,發揮城鄉各自優勢,加強聯動與互補,形成合力促進本地文化產業和旅游業的發展。而且,鄉村文旅產業對其他產業有明顯的帶動作用,特別是對農產品的促銷作用,城市居民以往只是在城市的超市、菜市場,因為文旅產業的帶動來到鄉村,城里的農產品菜市場跟隨著城市游客的腳步延伸到鄉村,由于是與自己的生活經歷、生命體驗聯系在起,他們購買的積極性更高,回城后還會通過電商平臺繼續購買,也延伸自己曾到過這里的體驗。


此外,鄉村文旅在發展過程中,一些業態除了產業功能,還附帶上了公共服務的功能,比如一些鄉村民宿、創客空間,成了當地村民與游客共享的圖書室、文化站。這是城市公共文化服務一體化中應予以關注的新現象,應該順勢而為,發揮它們這種“副產品”的功能。


——中華文化傳承和當代中國文化、旅游發展。鄉村文旅打的就是特色牌,特色是鄉村文旅產業的本錢。特色可以表現在很多方面,但是,鄉村的根本特色是鄉土文化。而鄉土文化是中華傳統文化的根。保護鄉土文化,就是保護中華文化的根。在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下,發展鄉村文旅產業,不僅能有效補充國家利用事業體制開展的相關工作,而且,通過產業的辦法、市場的渠道來發掘、弘揚中華優秀文化。事實證明,通過消費者花錢來購買特色文化產品和服務,更能體現他們的自主性和選擇性,吸收鄉土文化、中華優秀文化的效果會更好。同樣重要的是,同樣一個資源,通過產業、市場,才能得到更充分的應用,這些資源與會因為產業、市場的做大做強,獲得更多保護、利用的機會,在產生經濟效益的同時,放大這些資源的社會效益。


——人類文明發展、人類命運共同體。置于人類歷史發展和人類命運共同體的視野,中華文明是農耕文明的代表,是世界上農耕文明遺存最豐富、而且今天仍然活化在生產生活之中的文化,中國鄉村文化是人類農耕文化和傳統文明的基因庫。近代以來,工業文明在世界崛起,人類文明進入新的發展階段,而中國的農耕文明是在承受著西方列強入侵的同時被動接納工業文明,因此,在這場文明演進中傷痕累累。但是,在這樣的風雨飄搖中出現的中國民族工業,從一開始就帶有中國傳統文化母體的明顯特征,或者說傳承了中國農耕文明的優秀基因,特別帶有強烈的家國情懷,“實業救國”的聲音,到今天仍然能聽到它的回響。在它的示范下,如今中國各種文化,除了工業文化,還有城市文化、時尚文化、校園文化、企業文化、軍營文化等等,都與中國傳統文化、鄉村文化血脈相通。


發生在中國地界內的農耕文化最終與工業文化取得和解,并與其他后起之秀相互支持,為今天的中國開辟了深廣的文化天地,為今天的中國人提供了豐富多彩的文化生活,也從一個我們自己可能都忽視的角度印證了中華文化的包容性,以及這種包容給文化發展、人民生活帶來的益處,也印證了不斷與時俱進的中華文化,一定會在新的歷史條件下,與世界文化相互學習借鑒,共同推動人類文明進步,共同構建能夠造福于各國人民的人類命運共同體。


這才是利國利民的好事。應該自覺強化鄉村文旅效益延伸的熱度感,打通相關接口,形成有利于延伸的路網和驛站,不斷放長、加寬的產業鏈、供應鏈和消費鏈,在時代給定的條件,淋漓盡致地體現鄉村文旅產業的連環效應和鄉村文化的紅利效應。


堅持兩個效益統一的原則,這是保持其自身效益與間接效益、綜合效益的基礎。只有堅持這樣的原則,才有可能按照社會效益與經濟效益各自的線索、特別是結合后的路徑,超出原有的疆域,穿透相關的領域,向外不斷延伸、拓展。否則,就會出現短路,出現熔斷。光有經濟效益,沒有社會效益,則其行不久;光有社會效益,沒有經濟效益,則其行不遠。在世人矚目的鄉村振興中,鄉村文旅產品兩個效益的傳遞效應和穿越功能,在廣度、深度和熱度上,都會有新的表現。這是有利于鄉村文化振興、有利于中華文化傳承、有利于增強文化自信的好事,應予以特別的關注與支持。


厘清、放大兩個效益的邊際貢獻。文化如同水,行于所當行,止于所當止。而種種社會因素及其他因素的加入,又會影響水的方向、流量和力道。鄉村文化產業和旅游業的兩個效益所產生的多邊、延伸效益,如果能夠被政府各相關部門和社會廣泛理解,將會進一步提升鄉村文旅產業的地位,為鄉村文旅產業發展創造更好的條件。本文只是大致勾畫了鄉村文旅產業兩個效益向外滲透、拓進的輪廓,應該有更加深入系統的專題研究,把握其基本路線和基本規律。這將是鄉村文化通過產業方式、市場渠道進入當今中國文化、經濟的血脈、經絡,融入人類文明演進潮流和人類命運共同體構建,為中國乃至于世界做出新的貢獻。


堅持并拓展鄉村文旅產業兩個效益,是政府、企業、村民、消費者的共同責任。鄉村文旅產業的兩個效益,仰仗鄉村文化紅利,也回報鄉村文化紅利,事關鄉村文化的長遠發展和中華優秀文化傳承,事關今天村民的福祉和國家永久利益。而且,鄉村文化紅利通過產業的方式、市場的渠道,廣泛惠及城鄉消費者、生產者,并使這個紅利得到鞏固、放大、永續。這是當今中國政府的職能,是鄉村文旅產業從業者的使命,也是鄉村文旅產業消費者、游客的情懷。


鄉村文化的紅利與鄉村文旅產業的兩個效益,二者相互關聯,潛質巨大,特別是在向間接性、綜合性拓展時,如能以精準化和多邊化的思維連接牽引,環環傳導,層層壓實,不斷強化新的位勢并實現勢能轉化,不斷衍生、孵化、銜接、貫穿,不斷合縱連橫,往復穿梭,就能形成奔騰不息的接力和無遠弗屆的覆蓋。


欧美激情在线观看视频免费的_...观看片免费人成视频_欧美大妇人交bbwbbw在线播放_久久羞羞视频